紡織染整業汙水排放標準再升級 行業麵對“水難題”
發布時間:2015-10-09

   
   根據2012版《紡織染整工業水汙染物排放標準》,今年1月1日起,現有紡織企業化學需氧量(以下簡稱COD)直接排放需控製在80毫克/升。這是自2013年COD直排標準提高到100毫克/升後,紡織染整業排汙門檻再次提升。

  一邊是人工、原材料等綜合成本大漲導致利潤逐年下滑,一邊又是新《環保法》等環保緊箍咒越來越緊,長期居於廢水排放量前三名的紡織業,麵臨著更艱難的排汙選擇題。

  水價與環保門檻雙升,行業麵對“水難題”

  電梯升至13層開門,一陣清香撩人。走出電梯向後一轉身,錦鯉戲蓮,溪水繞徑,綠植滴翠,瀑布垂簾,別致的空中花園竟讓人忘記了這是全球最大的專業麵料供應商—互太紡織控股有限公司辦公樓的頂層。

  “這個花園的用水都是廠裏廢水再利用。不過要是不做其他節能減排改造,這13層的會議室根本進不了人,開窗後飄來的煙就把人嗆得流眼淚,”國家紡織產業節能減排技術支撐聯盟副秘書長王保生指著園區另一棟樓頂的12支煙囪說。

  紡織印染企業都有定型機,而定型機廢氣十分刺鼻。2011年,互太啟動了定型機餘熱回收再利用項目,除塵逾99.75%,脫硫逾90%,還能將廢氣回收用於加熱空調用水以及熨整工序。

  為了讓記者感受反差,王保生現場指揮關掉了一台回收裝置,幾秒鍾後,濃濃的白煙塵從煙囪裏湧出,刺鼻的味道令人作嘔。“為了達到最佳效果,我們沒用傳統的水噴淋技術,因為那隻能去除大顆粒,而且太廢水,不劃算。”王保生說,“紡織染整業的核心環保課題還是水的循環利用,即便做廢氣處理,也得考慮節水。”

  用水以及廢水處理,一直是讓紡織業頭痛的問題。

  紡織業是當之無愧的工業耗水大戶,通常每印染加工1噸紡織品,就要耗水100至200噸,而近幾年,我國水價一直處於上升通道,以廣東深圳為例,其工業水價近3年漲了50%。

  紡織業的廢水排放量與汙染力也驚人。根據2012年環境統計數據顯示,在被調查統計的41個工業行業中,紡織業廢水排放量23.7億噸,居第三位;紡織業COD排放居工業行業中的第四位。

  隨著水價的逐年上漲以及環保標準的不斷提升,紡織業正遭遇越來越緊的“水箍咒”。根據《紡織染整工業水汙染物排放標準》,2013年起印染企業間接排放COD含量標準為200毫克/升,直排環境廢水COD含量提高到100毫克/升,但不少企業仍超標排放。以浙江為例,《2013年第1季度浙江省重點汙染源監測報告》顯示,全省391家紡織企業超標排放,占超排企業總數的92.4%。

  今年起,紡織廢水排放國標進一步提高,還有新《環保法》為執行監管保駕護航。“紡織業提高廢水排放標準,看來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了。”中國印染行業協會副理事長、東華大學教授奚旦立表示,近年來,對環保要求越來越高,執法力度也越來越嚴。“新《環保法》讓企業沒有逃避的空間,特別是在水治理方麵,企業不能再小氣了。”

  改造投資巨大,但舍得花錢才能賺錢

  錢,始終是企業做環保改造繞不開的話題。在平均利潤率不足5%的紡織業,做環保改造囊中羞澀,但不做又可能因環保硬約束而出局。

  “做印染業的環保改造,說起來容易,但絕不是單純的上個設備,做個局部改造就能完成。”孚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張樹明曾參觀過互太,對其係統性的資源能源處理再利用驚歎不已,“更重要的是,搞節能環保需要有大量投資,可是現在企業都隻抓短期效益,很少有這麽注重長期目標的。”

  從1997年建廠至今,互太紡織在環保節能方麵的投資已超6000萬美元。這樣的環保投資規模在紡織業中屈指可數,也頗有“燒錢”的爭議,但互太紡織在連續多年派息10%的業績也是有目共睹。“我是為了省錢才會投錢,地溝裏的熱氣我都要撈回來。事實證明,節能減排做得好,成本就更低,也才能更賺錢。能賺錢為什麽不去做?”互太紡織控股董事局主席尹惠來算了幾筆賬:

  低浴比染色技術升級大幅提高了染色水比,僅3年就回收成本,已減少用水量50%,減少蒸汽用量50%,減少助劑使用量40%,實現源頭減排;

  印染車間供熱閥門改造,相當於給3000個閥門穿件保溫衣,22萬元的投入2個月就回本,一年還能節約2000多噸標煤;

  汙水排放冷熱分流、熱汙水廢熱回收係統,可將傳統廢水中的熱能再利用,4個月收回投資,第一年節約資金20萬元,去年已能節約180萬元。

  建汙水處理廠並使用膜滲透技術進行中水回用,日處理汙水4萬噸,COD直排量僅40毫克/升至50毫克/升,僅是國家標準的一半,每年可以節省成本300萬至600萬元,每年可以減排COD400多噸。處理後的中水還可100%回用。

  “環保改造後,產品質量更優,生產效率也能提高。”尹惠來說,印染關鍵環節就是染色,染色不成功,又費水又費料,而且長期將麵料浸泡在水中,對麵料也不好。通過這幾年的升級改造,2014年與2008年相比,企業單位產品標準煤耗下降27.1%,單位產品水耗下降59.4%,而產品的一次成功率從65%提升到98%,人均產值增長109.9%,人均利稅增加77.4%。“節能減排不賠錢,反而成為我們適應現在經濟新常態的競爭力。”

  越是行業困難時期 環保投入越要提高

  土地則是另一個門檻。在占地約300畝的互太紡織,從規劃之初,汙水處理設施就占據了總廠區近1/3的土地麵積。而對於很多企業而言,廢水預處理設施平均占地在企業用地中的占比不足10%,企業間接排放若想達標,至少要增加占地麵積30%。

  “互太的模式太難複製了。現在行業都是微利撐著,連技術升級都沒錢,何況再買地搞環保改造。而且印染行業產能本就過於集中,局部地區汙染物排放總量超過環境承受能力,即便企業有意願,恐怕也不太可能再拿到工業用地。”江蘇一家中型印染企業的老總坦言,染整企業需要近水修建,產能幾乎集中在東部沿海地區,這些地區土地供應本就十分緊張,擴容空間有限。“這幾年紡織業"內憂外患",虧損麵不斷擴大,現在又提高環保門檻,真是"落井下石"。”

  企業規模不一樣,搞節能環保也不是華山一條路。“大企業可以做大事,小企業也可以做小事,換個節水龍頭不也能環保嗎?也沒啥技術含量。關鍵不是你能不能搞,還是你想不想做。”魏橋創業集團企業管理部經理張思芳說。

  在中小印染企業聚集的紹興,過去幾年嚐試的印染廢水集中預處理模式,也受到關注。這種企業汙水輸送至產業園區內的汙水處理廠處理,再集中排放的模式,利弊明顯。據測算,如果企業單獨建汙水處理設施,為達間接排放標準,平均每家企業仍需投入2000萬元,總投資將超過50億元。而采用園區集中預處理的方式,則隻需約7億元,約為前者的1/7,占地麵積僅為各企業自行處理的1/6。不過,這種模式削弱了對企業的環保約束,一旦監管不嚴,也會導致企業與汙水廠相互扯皮,使集中排放衍變成集中汙染。

  在互太印染副總經理趙奇誌看來,企業不應寄托於第三方替代責任或政府減低監管標準,而且環保標準越嚴格,對行業越是好事。“環保約束本來就是市場挑戰的重要一環,企業做不到,就應該被淘汰,這樣就能依靠市場的力量淘汰過剩產能,提高產業集中度。”

  “越是行業困難時期,環保投入越要提高,因為客戶和市場會越看重你的品質。特別是近一兩年,環保要求高了,生態建設本身就是提高競爭力,從長期看,還有利於降低生產成本。”張樹明說,“排放已經成為硬指標,你不搞都不行,特別是在經濟新常態下,環境違法成本也讓企業承受不起,企業不該再存有僥幸心理。”